宋教仁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立场和努力

129

??◇倪章荣

与有些所谓的政治家不同的是:宋教仁是一个永远坚守政治底线的政治家,他决不会拿国家主权和民众利益作交易。在宋教仁留下的不算太多的着作中,研究边疆问题、提醒民众和政府警惕俄日侵略、揭露俄日阴谋的文章就达20余篇,尤以《间岛问题》和《二百年来之俄患篇》最为着名,与一些革命党们的暧昧态度形成鲜明对比。1912年,俄蒙条约签订之后,身在南方的宋教仁发表了多篇措辞强硬的讲话和声明,表明了决心扞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立场。正如郭汉民先生在《宋教仁集.前言》中所说的那样:“在清末革命党人中,存在这样一种情况,有的人对国内封建统治者的仇恨大于外国侵略者,他们反满革命的热情远远高于反帝爱国的本能,在他们处境艰难到万般无奈的时候,甚至不惜以国家某部分(诸如满蒙)的利权换取外国势力的支持。”而宋教仁却始终坚守 “国家领土人人当宝爱之”的原则。可以说,在革命党中,没有谁比宋教仁更爱国了。

一、为北疆担忧

1904年年底,宋教仁因组织参与了黄兴领导的华兴会起义(该起义因泄密未起事即遭失败),被迫流亡日本。来日本之后,宋教仁一边着手筹办宣传反清革命杂志《二十世纪之支那》,一边进行中国政治、宪政和边疆问题研究。1905年3月11日,宋教仁就写作了《黑龙江尚添设民官耶》(发表于1905年6月24 日出版的《二十世纪之支那》第一期)。该文就清政府添改黑龙江省厅州县之制,以加强对其爱新觉罗氏老巢管理的举措,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认为,清政府只知道冒然设郡县、改官制,强化对该地区民众的管理,却不知道该地区最大的危险来自日俄,他一针见血地指出:“日俄两国,抛金钱,糜血肉,纳无量之代价,亦无为他人作鹬蚌之理也。”「1」对清政府的愚钝和领土主权问题上的装胡涂进行了无情批判。 在同期杂志上,宋教仁还发表了《中立国之防务仅如斯而已乎》、《西方第二之满洲问题》等文章,前文对俄国波罗的海欲来中国,借厦门为根据地,而清政府却命令福建地方政府加强戒备,严守中立的荒唐行为进行了猛烈抨击:“平日既一心以压制家奴为务,而对于防备外交之政策毫不注意焉。”「2」 后文则揭露俄国借回民滋事出兵中国新疆,欲“ 永久占据,节节渐进。”即将成为第二个满洲。他沉痛地说:“吾断堂堂老大帝国以土地为人之角逐场,必反退居第三国之位置,而无复地主之资格。”「3」

赌博bet36备用网址 此后,宋教仁接连发表了多篇揭露俄国贪图中国矿藏、阴谋侵占蒙古、新疆、东北的文章,同时着文提醒国人,注意日人在中国东北的动向、对蒙古的觊觎,以及日俄联盟共同瓜分中国的野心。其着名的文章包括:《蒙古之祸源篇》、《二百年来之俄患篇》、《对俄横议》、《北方又割地矣》、《论南满铁路属地行政权混杂之害》、《日俄同盟之将成》、《日人之密窥蒙古》、《又一朝鲜》、《东三省之借款问题》等等。在这些文章中,宋教仁用铁的事实与缜密的分析,告诉清政府和国人,中国正面临新的巨大的丧权辱国的危险。在《蒙古之祸源篇》中,宋教仁痛心疾首:“俄人之窥视蒙古,不自近日始也,而其谋之专,行之急,则于近今为尤甚……俄人之志,固不仅在蒙古……暗贷巨金于蒙王,以怀柔蒙人也,皆其极东政策系统中之方略,以为侵入北中国之地步也……”「4」 在《二百年来之俄患篇》中,宋教仁列举了二百年来,俄国乘中国内忧外患之际,强迫清政府签订的一系列割让领土的不平等条约及其过程,对于俄人近期以条约索要百端的行为十分愤概,他沉痛地说:“今而后,吾知黄河以北,皆将有不能高枕之势……”「5」中华民国成立之后,对于在俄国唆使下愈演愈烈蒙古分裂阴谋以及日俄联盟,宋教仁并不像某些政治家那样保持沉默,而是多次提醒政要予以注意,多次发表声明予以遣责,并组织成立了湖南筹蒙会。1913年1月11日,宋教仁在湖南筹蒙会成立大会上发表演说时对近期俄国煽动蒙古独立并要求中国不得在蒙古驻兵移民置官行为十分愤慨,并十分担心日俄结盟,他告诉与会者,当时他就向大总统袁世凯和总理赵秉钧说出了恐有日俄联盟的担忧,谓其设法阻止,但没有引起袁赵的重视,宋的担忧成为现实,三个月后威胁中国安全的日俄条约真的签订了。对于汲汲可危的蒙古局势,宋教仁呼吁:“为今之计,惟有构造完全政府,国民出死力以为后援。闻库伦现有兵仅三千,统兵者为马贼陶什陶,并不解文明战术,若能共同一致,以武力解决,则收回领土,威慑强俄,亦筹蒙会诸君之责也。”「6」

从宋教仁的一系列论着上可以看出,他对俄国抱有高度的警惕。这很正常,因为在中国历史上,作为国家,俄国对于中国的侵占和伤害是最大最深的,最重要的是,俄国人的胃口特别大,他们还要进一步馋食中国、分裂中国,蒙古已经危在旦夕。然而,这并不表明,宋教仁对于来自他方的危险视而不见,特别是在中国领土上赢得了日俄战争的日本,宋教仁同样十分警惕。他在《论南满铁路属地行政权混杂之害》中,对于日人超越权限逮捕与日人发生冲突的中国人、行使管辖权表示了高度担忧,研究法律的宋教仁告诉清政府:“行政权之为物,国家主权之一部分也。国家主权者,国家领地之上,施行此权力之主体,可一而不可二也。”「7」在《日人之密窥蒙古》中,揭露了日本特务川岛浪速以小恩小惠受清官僚器重,成为民政部门顾问,继与蒙古诸王接触,密植日本势力,妄图将蒙古纳入日本势力范围的阴谋。在间岛问题上,宋教仁更是表现出了一个政治家的良知、勇气、智慧和坚忍不拔的毅力,为保卫国家领土作出了突出贡献。

?二、保卫间岛主权 ??

间岛是中朝边界图们江以北1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由于清政府对边疆疏于管理,朝鲜成为日本的保护国之后,朝鲜人便越江来间岛垦殖,日本人于是打上了这片土地的主意,日本舆论公然称间岛为“鸭绿江源的独立国”,其霸占间岛的野心昭然若揭。宋教仁得知这个情况之后,十分焦虑,然当时的革命党人,视革命为第一要务,只知道与清政府为敌,对日本的侵略企图熟视无睹。宋教仁觉得他不能对如此关系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的大事坐视不管,为了保卫国家领土,他向朋友借来路费,化作日本人,冒险潜回东北,打入了日本人在东北的黑社会组织长白山会,掌握了他们欲变间岛为朝鲜领土的假证据。

随后,宋教仁查阅各国图书数据中有关中国边疆的记载,还有朝鲜数据中有关中朝边境的记载,特别是朝日的图书数据。宋教仁在日本东京帝国图书馆找到的朝鲜古山子《大东舆地图》,其中清楚地绘有白头山、天池(闼门潭),以及鸭绿江和豆满江(图们江)的源头。该图还标有中韩界标。此图足以证实图们江以北的“间岛”地区为中国领土。国际法的论证上,宋教仁多用朝、日方面的数据,尤其境界条约方面,完全用的朝鲜资料。宋教仁还运用了语音学的方法。日本人强辩说豆满、图们(土门)是两条河,豆满(即图们江)是朝鲜境内的河;土门是界河,在松花江源头。宋教仁讨论所谓“豆满”江的源流时,他利用满语(包括女真语)、汉语、朝鲜语进行对比,又用英语、日语及国际音标的发音做比照,最后指出豆满、图们、徒门、土门、图门,实际都是来源于女真语,即图们江,也即中朝界河。“豆满”完全不是什么另外一条河,译成“豆满”是因为朝鲜语中缺少某些发音元素所致。图们、图门是正译,其它是不准确的译法。“然则豆满、土门,果为名异实同之一名词,而土门江即豆满江之说,更无何等之异议也”。「8」宋教仁运用渊博的学识,严谨的态度,对国家民族负责的精神,从语言学、国际法、历史、地理等多个角度进行论证,写成了《间岛问题》一书,以确凿的事实证明间岛自古属于中国领土。该书论据之充分、逻辑之严谨令日韩专家学者折服。为了掌握间岛主权的更加确凿证据,帮助政府保卫间岛主权,宋教仁主动与其革命对象清政府驻日大臣联系,希望他能出钱从日人手中购买相关史料书籍:“此次间岛之证据,则非仅凭拙稿及炼之口舌所能尽述,必有确实可捏出证据物不可。而朝鲜古昔之官私着作,则尤相宜者也。幸而炼所知之日人,藏有独得之秘,可以用私人资格买入手。此种机会,不可多得。故日前面禀钧座,恳请将此书收买。炼之意以谓,费数千金,即可得外交上能占必胜之证据,而可争回土地十余万方里,我国外交当局者断无不准之理。”「9」

书成之时,正值中日围绕间岛归属进行谈判,日本某学者闻知此事,许以重酬购买该书版权给日本政府,以换取革命费用。作为一个政治流亡者,宋教仁及其他革命党人得到了一些日本朋友甚至政府或明或暗的支持,没有他们的支持,日本是无法成为革命党人的大本营的,支持者的动机与目的另当别论,但客观上他们是给了革命党和宋教仁不少支持的,而且尚若继续革命,还需要更多更大的支持,然而,当一些昔日的“朋友”,要宋教仁以牺牲国家领土主权作为条件换取经费和支持时,宋教仁严辞拒绝了,在他看来,政府再不好,也不能把领土主权让与外国人。他在《致李、胡二星使书》中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间岛’问题之起,某以公等政府诸人昏聩无知,将坐使日人攫取我十数万方里之地。政府固所反对,然国家领土,国民人人当宝爱之。吾人今日既未能获与外国交涉之权,则不得不暂倚政府。”[10]宋教仁立即托友人时间差书稿送给清政府驻日公使,由驻日公使转交给袁世凯(一说为清外交部)。据说袁世凯得宋书后,对宋的才学极为常识,去电给驻日公使,邀宋回国襄助交涉,宋以无法脱身拒绝,后袁世凯又委托驻日公使给二千大洋酬金,宋将此款赞助了在日的中国贫困学生。因《间岛问题》一书的帮助,清政府保住了国土。可是,宋教仁却因此遭受了不白之冤和报复迫害,革命党中有人诬陷宋教仁卖党求荣,日本政府怀疑宋为清政府密探,时加迫害。宋教仁对此等闲视之。[11],他以一个政治家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尤其是面对重大问题时的立场,他不会为一己之利或一个组织、团体的利益而出卖国家利益和全体国民的利益,政客混混之流焉能理解他的胸怀?

三、关注西南及其他疆域

宋教仁对于我国西南及其他疆域也十分关注,1911年3月23日至4月9日,宋教仁在《民立报》上连续刊登《故纸堆中之滇人泪》一文。该文是光绪十六七年间,两名鹏越人被其举人师父派遣,化装成驼夫,跟随不怀好意侦察我西南边地情形并绘制地图的四名英国人,用缅甸文所记录下的英国人的行踪及所到之处的历史民俗。自英国人殖民缅甸之后,中国西南包括西藏,就成为英国政府的掠夺目标。这两名普通百姓,正是出于对国土的热爱,才甘愿冒险混于英人中间,吃尽千辛万苦,掌握了英人不轨行为的第一手资料,其中一人因劳累过度,回来将见闻译成汉语后即病逝。可当地政府因不敢得罪英国人,而不允许该书刊印,甚至没有报告朝廷。及至部分国土被英人占用。宋教仁为此等爱国行为所感动,也为当政者对大是大非问题的麻木所痛心,为让国人和当政者珍惜国家领土主权,故将此血泪写成的文字刊于报端并加以注解。在开篇的“绪言”中,宋教仁写道:“用觅得其原稿,按日载报,以见尖高山以西,广漠千余里,实为我之锦腄腴壤。彼英人以十余年之处心积虑,深入稽绘,成为精图,而中国置之不问。”[12]宋教仁的注释中,对两位爱国者所历国土的现状进行了说明,由于统治者的不作为或不珍惜,很多已经丧失他国,让人痛心疾首。宋教仁的目的是提醒国民和当政者,珍惜我们祖先开辟的每一寸国土,尊重每一个中国人的感情。

1911年9月8日,宋教仁在《民立报》发表《中萄澳门划界问题》,就萄政府欲扩充澳门领地,在中国政府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擅浚海道,侵害中国主权事件(当时中萄政府正就此事谈判之中),从国际法的角度以及依据历史事实,批驳萄政府以在澳门周边村落建立医院、教堂、学校等为由,将周边地区视为澳门的管辖范围的谬论。宋教仁对于澳门周边的地理状况及历史沿革进行了详细描述和认真探讨,其严谨与细致程度可比《间岛问题》一文。宋文认为“无论从何方面以观萄人之主张,皆甚薄弱,惜中国当局不能从根本上拒绝之,惟就其事实论以立辞,使彼犹得有强辨之地步……今而后,甚望当局诸氏据理力争,勿以国民栉风沐雨所辟之土地轻易与人也。”宋教仁还认为在此问题上,中国政府即便付诸武力也不可退让。[13]

宋教仁的一生十分短促,走上政治舞台更是只有短短几年,然而,作为政治家的宋教仁从未忘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那就是让中国走向现代化,让国民过上自由快乐的生活。与有些政治人物不同的是,宋教仁的履行责任完成使命是有底线的,这个底线是:维护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纵观宋教仁的一生,他一直牢牢地守住了这个底线,无论是沦为通辑犯流亡日本时,还是革命成功成为统治者之后,他从未有过有损国家主权和尊严的言行,甚至这样的念头也不曾有过。爱国是很多政治名流、社会精英乃至普通民众的不二选择,与一些人不同的是,宋教仁的爱国不只是喊几句口号,也不只是写几篇文章,更不是把它作为达到目的的工具,宋教仁的爱国是寸土必争的爱国,是身体力行的爱国,是坚贞不渝的爱国,是货真价实的爱国。对于宋教仁来说,爱国是不能有价钱可讲的,也是万万不可收买的,无论作出多大的牺牲都在所不惜。因此,我个人认为,宋教仁才是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他的一系列爱国言行将永远是一面镜子,照射出真假爱国者的灵魂。可惜的是,我们的历史学家尤其是民国史研究者,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宋教仁的政治品格特别是他的爱国情怀以及他与有些爱国者的区别。

注释:

「1」「2」「3」「4」「5」「6」「7」「8」「9」[10][12][13]

?《宋教仁集》(湖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6月出版 ?第11页,第15页,第16-17页,第177-178页,第212页,第535页,第228页,第117页,第62-63页,第67页,第236页,第369页)

[11]吴相湘着《宋教仁传》(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0年1月出版 第39页)? Xm??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