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朝光在首届论坛闭幕式上的讲话

244

谢谢主持,各位领导,各位嘉宾:

今天我非常高兴来参加此次论坛,两岸的高层学术论坛。我本人并不研究宋教仁.但是我确实接触过民国初年这一段历史,这是一段很值得我们回味和研究的历 史.我想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学术,所以我也从学术的角度,报告我个人的观察,个人的理解。希望在座的诸位学术同仁批评指教。

第一个我想说的就是 宋教仁研究的意义。也许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在这里强调一下。我们知道今年是辛亥革命的一百周年,宋教仁先生他的理想,他的事业. 他的功业,可以说是和辛亥革命结下了不解之缘,可以说是完全和辛亥革命联系在一起的.而辛亥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之所以能够在中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之所 以改变了中国的发展道路,是一个历史性的划时代的事件.它不是某一个个人的行为.它是一个群体的行为,它是一个集体的行为。所以我们在研究辛亥革命的时 候,我们当然会说孙中山先生他是当之无愧的辛亥革命的领导,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跟孙中山先生同时代的有许许多多为民主革命付出了他们个人的全部心血、 全部努力和贡献的这么一些领导的群体,也正是这样一个群体,才使得这场革命最后得以成功。所以我觉得,宋教仁是这个领导群体里非常卓越,非常突出的一个人 物。所以我们以前说,辛亥革命会说到孙中山,也会说到孙黄,但我们也许还应该记住,在孙中山或孙黄的背后,还有许许多多的知名的不知名的人物,他们都应该 纳入我们的研究视野。这是我个人得到的一个启示,因为历史有时侯大浪淘沙.也可能有些历史事件,有些历史人物,自然的、不自然的被我们边缘化了或者被后人 所遗忘,但是我觉得宋教仁不应该是一个被我们遗忘的人物,而是应该我们大力研究、去发掘他的历史中非常宝贵的、非常值得我们后人去学习、去借鉴的方面。所 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还是愿意再强调一下宋教仁研究的意义。他是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群体中的一个杰出的人物、卓越的人物,是为辛亥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的 人物。所以我们去研究宋教仁、去学习宋教仁当年历史的遗产,是我们学术界的责任,但也是宋教仁的家乡,常德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常德今天能举办这样的 两岸学术高层论坛,是一个非常值得推举的事,这是我说的第一点意见。

我想说的第二点意见,就是我们如果从历史的角度来观察宋教仁,他在这个历 史的发展脉络中间,他是什么样的定位,有什么样的作用。我觉得如果从具体的角度来说,我们可以举出很多,但是,如果和他同时代的那些革命领袖人物,比如说 孙中山,比如说黄兴,比如说其他许许多多的人来相比.我觉得至少他有几个方面是非常值得我们去研究,去深入领会的。比如说,第一个,他在间岛问题上的立 场,我们知道革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事业.而革命,它的目标和它的具体行为之间有些时候是一致的,有些时候有分歧之处,比如说刚才也有学者谈到,这个革命领 袖人物在他的革命过程中间,可能会有种种的目标,会做出一些这样那样的让步,那么,也许事后证明这样那样的让步可能是必要的,也可能是不必要的,但是我觉 得宋教仁在当时这样的情况之下,在他反对清政府的情况之下,他能够敏锐的注意到间岛问题对中国的重要意义,我觉得这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一个方面。

而且,能够在间岛问题,在当时中国那样一个薄弱的国势,一个弱势的环境之下.最后能够保住这么一个地方,要知道领土问题确实是永远值得我们重视的,永远 是不能马虎的。寸土必争,确确实实是我们应该时刻牢记的一个道理。所以我觉得,至少在这个方面,宋教仁的贡献是非常突出的,是非常与其他领导人有差别性的 方面,所以这个是值得我们特别去研究的。

第二个,我觉得宋教仁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研究的一个方面是,他在革命路程中间对中国中部作用的一个关 注,就是中部起义或中部革命。事实证明,最后辛亥革命的成功得益于武昌的枪声,那么,孙中山和黄兴付出许多的心血,做出无数的牺牲,在中国周边地区发动的 革命,虽然推广了革命的理想,虽然冲击了清朝的统治,但最后其实并没有成功。这可以看出.宋教仁的眼光和他的远见卓识,中部这样一个地位对中国的重要意 义。因为中国确实是一个大国,有非常广大的领土,在非常广大的领土这样一个前提条件下,如果仅仅局限于周边地区、沿海地带,不一定能够影响到内陆地区。何 况在当时的条件之下,交通、传媒、通讯等等都不发达,所以在这一方面,宋教仁的远见卓识也特别值得我们后人去关注。如果我们说跟现代联系的话,我们也可以 理解,现在我们提出,中部经济崛起,中部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就是仅仅是沿海的发展固然重要.但是还远不足以带动整个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一定要有中部地区 在后面的推进.一定要有整个西部地区的大发展,所以现在我们中央最近这么多年来都非常注意到这方面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结合历史来观察,我们就可以认识 到,宋教仁当年提倡的中部革命的非常重要的意义。

第三个方面,我觉得宋教仁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是,他对整个法制、对制度建设的关注。这个在他 同时代的领导人当中也是非常突出的,比如他在革命成功的短短时间内,他就草拟了《鄂州约法》,在南京临时政府法制局的会议上,就推动这个立法进程。虽然这 个时间非常短暂,但是给我们留下了非常宝贵的遗产。就是我们制度建设在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意义。

所以从这三个方面上来说,他对中国边疆领土问 题的关注,他对中国的中部地区的关注,他对法制建设的关注,我觉得这都是他在相对程度上有别于同时代的其他革命领袖人物的个人的特点。我觉得,历史是很有 现实意义的。我们平常说,以史为鉴,其实有时候,我也感慨,以史为鉴不是对任何人都有用,以史为鉴最重要的是对我们自己有用,我们一定要从我们过去的历史 经验中能够总结,能够对当前的发展可以有启示意义的方面。至少这三个方面我觉得对我们当下的发展都是有启示意义的。这是我讲的第二个方面的我个人的探讨。

第三个个人的探讨,就是我觉得宋教仁的研究他需要不断的向前推进,它还远远没有完成。就像这两年很多学者也谈到的,其实宋教仁有关的研究论着,相对还是 比较少的,这给我们每个人以后的研究有了一个巨大的空间,就是它非常值得我们去关注去推进。比如说在关于资料方面,我们谈到宋教仁研究的时候,其实不应该 仅仅局限于中国方面的资料,关于间岛问题.我们就应该大力发掘日本方面的资料,发掘韩国方面的资料。我们就可能对间岛的问题的认识更深入,更全面,也更有 现实意义,这个问题,它以后可能会引起不断有小的波折的一个问题,所以在这方面,特别值得我们研究不断向前推进。那么这就是一个我们去发掘更多的资料来研 究这样一个从历史到现实中很有意义的一个方面,这是我们非常值得去推广的一个方面。

再比如说.我们研究宋教仁的法制思想,研究宋教仁的宪政理 念,我们一定要了解.他为什么要向西方学习,他的学习为什么最后没有能够成功,那么西方的体制制度到底怎么样一回事情。这就不是我们自说自夸能够解决的, 我们就应该去了解,去研究,去定义,去比较。从中国和西方的比较,从过去和现在的比较中间,我们才能得出一个更接近于事实的认识,所以我觉得这一方面,在 研究方面仍然值得我们有很多工作去做。

再比如我们做的历史研究不是一个单纯的宣传,不是一个歌功颂德,宋教仁一定有他自己的弱点,这一方面, 也同样值得我们去关注。就是说他有非常坚毅的方面。非常成功的方面。但是比如说,他一生致力于推进的宪政制度,从西方引进的确实没有成功,为什么?证明他 可能有他弱点的一个方面,所以我觉得我们确实需要实事求是去对待这份遗产。同时历史也不是自说自夸,历史是基于事实的学问。

比如说我们注意到 这两年宋教仁的研究中,一个比较炒作的或者说一个大家比较关注的热点,就是宋案。这次论坛中也有人谈到宋案.我有时候也想,这个宋案非常值得我们去探讨, 因为这个确实在某种意义上改变了民国历史的走向,但是如果个人的观察,比如说宋教仁之所以遇刺.至少武士英、应夔丞、赵秉均这条线的逻辑关系和脉络是比较 清晰的,而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要推翻这条脉络,推翻这条线索,至少就现在来看。应夔丞和陈其美这条线索,其实并不是那么清楚,当时也有怀疑,但是至少现在 来看,并不是那么清楚。另外一个方面,比如说赵秉均和袁世凯的关系大家都知道,以袁世凯那样的独裁的、强势的一个地位,其实他不需要更多的去明说,这个我 想大家都理解,其实他应该暗示,一个不经意之间的表示可能就说明了一切。但是陈其美没有这样的地位,陈其美一定要有明确的指示,明确的表达,别人可能才能 做这件事。这是我个人的理解,陈其美可能他暗示不一定能解决问题。但是我们现在找不到陈其美最直接的证据。所以我至少我个人的理解,在宋案这个问题上.至 少袁世凯这一方面的逻辑关系和线条更清楚,更明确,而另外一方面的线条,如果我们需要论证的话,还需要我们去发现更多的证据,在没有发现更多的证据之前, 我们不一定能下一个结论。但是也有些学者说,指责国民党贸然发动那个二次革命,导致整个民国所谓宪政建设的一个逆转。我个人其实确实不太认同这样一个看 法,我觉得这个看法很奇怪,为什么呢?以历史事实来观察,国民党哪里就想主动发动二次革命呢?所有事情都是袁世凯在一步一步的推动,一直到最后免去这个所 谓三督的职务。除非这个国民党愿意举手投降。

另外,我们就退一万步说,国民党做的有不是,好。那么,从历史的结局来观察,国民党失败了,二次 革命失败了,袁世凯是不是更应该遵守法制呢?更应该推动宪政建设的全面发展?如果按照现在学者的看法,是因为国民党破坏了宪政体制,那么如果你做一个逻辑 的推理.就应该袁世凯是赞成这个宪政体制,是因为国民党破坏了,但是事实证明。在国民党失败之后,袁世凯不仅没有维持宪政体制,而是一步一步把宪政体制彻 底破坏,这个时候他没有别人的压力,他完全可以自主的让这个现在体制更进一步完善化。所以我觉得,我个人的理解,这样的看法在历史事实上其实并不成立,这 是一个主观的看法,可能是一个良好的愿望,但事实上跟历史事实并不吻合,所以我觉得,这个指责国民党破坏宪政,耽误了中国的宪政发展,实在是一个跟历史事 实不太吻合的看法。当然,这也许我个人的看法,我们可以把它吸纳,百家争鸣,现在我们提倡自由讨论。

我觉得至少从这些方面,在宋教仁研究的有 关方面,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可以做,我相信这样的研究我们以后可以进一步深入,所以我也由衷的期望,我们这样的论坛在常德方面的推动之下,在学界的推 动之下,以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从而使我们相关的研究能够进一步推向深入。这是这两天我个人的心得,报告给大家。希望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根据录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