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教仁先生的后代

340

宋振吕先生是宋教仁先生的唯一儿子,宋教仁先生逝世的时候他才十来岁。宋教仁先生遇刺之后,孙中山和黄兴准备接宋教仁先生的家人来上海,由于宋教仁先生的老母亲年老体弱,经不起长途跋涉之苦,只得作罢。等到老夫人仙逝之后,宋振吕和母亲才得以移居上海。

在孙中山和黄兴的安排之下,宋振吕东渡日本求学。学成之后便在南京国民政府审计部任干事,几年后又被派往欧洲和美国考察司法制度。但宋振吕回国没多久就因心脏病发作去世,年仅36岁.留下了唯一的女儿宋奇璋。

宋奇璋1952年参加工作,在白马渡小学从事教学。在这个普通的岗位上,她任劳任怨,用辛勤的劳动和无私的爱心为祖国花朵的成长付出了全部心血,党和人民没有忘记宋家对祖国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在得知她是宋教仁先生的孙女时,周恩来总理亲笔签署了宋教仁先生的革命烈士证,也正因为周总理的深切关怀,她在文化大革命中才没有受到迫害。1981年辛亥革命70周年时,党中央国务院特地邀请她去北京参加了盛大的庆祝活动,接待她的是党和国家领导人邓颖超。邓颖超亲切地询问着宋奇璋的生活状况和身体情况,这一切让宋奇璋感到十分的温暖。在庆祝活动的酒会上,刘少奇主席的夫人王光美亲切地拉着宋奇璋说:“让我们两个辛亥革命故人的两代后人去给在座的各位前辈敬酒吧!” 王光美的父亲王槐青先生早年也留学于日本的早稻田大学,和宋奇璋的爷爷宋教仁先生是校友。1987年宋奇璋被光荣地选为桃源县政协副主席,2003年还应邀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宋教仁遇难90周年纪念活动。

生活中的宋奇璋是个很低调的人,从来不轻易地说起自己的往事,过着很平淡的生活。宋奇璋的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都早已长大,大孙儿已经大学毕业,还获得了学士学位,小孙儿也考上了所很理想的大学。幸福、温馨,不时在老人脸上洋溢着。前面说到人称民国第一案的宋教仁遇刺案件,如于右任先生在宋教仁石像背后题词所说“勒之空山,期之良史”,宋先生究竟死于谁之手,虽然至今未有最确切的定论,但值得庆幸的是宋先生留有一子宋振吕,宋振吕又有一女宋奇璋,她在家乡桃源白马渡小学的教师岗位上默默无闻的一直工作到退休。党和国家没有忘记宋家对祖国所作的贡献,周恩来总理亲笔签署了宋教仁先生的革命烈士证;1981年辛亥革命70周年时党中央国务院邀请宋奇璋赴京参加庆祝活动,受到邓颖超的接待;1987年宋奇璋被选为桃源县政协副主席;2003年宋奇璋应邀参加了在沪举行的宋教仁遇难90周年纪念活动。宋奇璋育有二男三女都已长大,两个孙子一毕业一在读,她平时十分低调,过着平淡的生活,宋先生若地下有灵,当感欣慰矣。